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教育资讯

让乡村教师过上更体面的生活

2014/6/18 16:36:40      点击:

近日,东北师范大学农村教育研究所发布了《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报告2012》。报告发现,农村教育虽然得到了硬件上的改善,但由于工资待遇低下,职称评定难,在荣誉体系处于末端,农村教师这个职业对优秀人才的吸引力在日益减弱。一些年轻男性宁愿出去打工,也不愿意在农村当教师。
  
  (1月23日《中国青年报》)
  
  “当教师不如当小工”,确实存在这种现象。听起来有心酸的感觉,简直想哭。为什么同工不同酬?也许是城乡差别使然。农村学子好不容易读到师范读到大学,找到教师在这个饭碗,到头来不如一个打临工的,简直叫农村老师难堪。重视教育不说让老师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体面的职业,最起码能够讲得过去,让教师活得有尊严,和别的行业差不太多。同样都是老师,也许在师范读书时还是同班同学,只是后来因为一个在城里,一个在农村教书,差别可是天壤之别。农村老师工作环境差,条件艰苦,交通不方便,而工资待遇还差了许多,在城市老师面前,农村教师有一种自卑感,觉得抬不起头来。
  
  农村老师多为单职工,也许配偶在家种田种地,也许配偶在家做点小买卖,也许配偶外出打工,夫妻常年分居。作为老师的子女,也许不在父母任教的学校就读,宁愿花高额的择校费进城就读,也许孩子择校选择的年级就是父母任教的年级。农村老师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谁还会相信农村学校?农村学校渐渐萎缩,城市学校不断地膨胀。情何以堪?
  
  众所周知,农村教师特别是连片特困地区农村教师,很多人常年工作、生活在条件很差的地方,而且由于农村教师资源匮乏,很多教师一个人要承担几个人的教学任务,甚至还要承担教学之外的压力,比如说照顾学生生活。按理说,农村教师应该待遇较高,以高待遇弥补农村教师的付出。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同样的教师,农村乡镇中小学的教师比城市中心地区学校教师收入低的很多,致使很多农村学校教师不惜送礼行贿打通关系也要调到城里,不但造成乡镇农村学校教师积极性甚至责任心降低,教学质量普遍较差,更造成教育资源的严重失衡,也直接影响到农家孩子求学的热情,而很多农民工到城里辛苦打工挣钱,其中大多数原因既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能够到城市学校接受更好的教育,让知识来改变后代的命运。
  现在的农村学校,中老年老师占了主体,其中民师转正的更是占了不少比例,相对而言,知识水平普遍落后,授课的专业对口率低,年轻老师宁愿出去打工,也不愿在农村当老师,即使考进来的老师也是不想留下来,总会想方设法的走出去。勉强留下来的,留得住人却留不住心,感到农村教育后继无人。教育没有大楼不行,有大楼没有师资更不行。
  
  伴随着工业化、城市化进程,教育资源在城乡之间的分配,正变得更加均衡。在城市里,教师待遇良好、社会地位较高,拥有的发展空间也更为广阔;在乡村里,教师收入低下、福利较差,工作条件艰苦。从社会流动的角度来讲,高素质人才难以“引进来”,一些教学经验丰富的优秀教师又选择“走出去”,必然会导致乡村教师在数量上供不应求、在质量上参差不齐。
  
  
  教师“下不来,留不住”是困扰农村教育已久的问题。如果保留了学校,而无法配备优秀的教师,处于社会底层的家庭子女就只能接受劣质的教育,在"知识改变命运"和"教育蕴藏财富"的时代背景下,这种分层化的教育无疑是对社会公正的严峻挑战。提升农村教育职业的吸引力,不只是对农村教师的尊重,更重要的是对学生平等受教育权的尊重和对社会正义的张扬。
  
  
  作为理性选择的结果,“当教师不如当小工”的背后,是乡村教师的生存困境。从物质激励上来讲,乡村教师的经济收入比不上工地上的小工;从社会认同上来看,乡村教师在职称评定上“大器晚成”,在荣誉体系中也一直处于边缘化状态;乡村教师承担着繁重的教学任务,成本和收益却严重不对等,比较差异导致的心理落差,进一步加剧了他们的相对剥夺感。
  
  说到底,乡村教师在身份、待遇和社会评价体系上承受了太多的“痛点”。年轻人宁可当小工也不愿当教师也好,一些地方出现的教师流失现象也罢,当乡村教师成为一个不受欢迎的“苦差事”时,我们就有必要越过人性,来讨论和反思对待乡村教师的制度良心。
  
  正如知名学者易中天教授所言:“人们把老师比喻成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我完全不赞同。这是不把老师当人,照亮别人的同时为什么要毁掉自己,就不能不毁掉自己吗?”长期以来,乡村教师通常被塑造为甘于牺牲、无私奉献的“人梯”;可是,在这样一个经济因素不断嵌入社会生活的时代里,倘若乡村教师还在为基本的物质生活发愁和苦恼,又有多少人愿意拿起乡村教师的教鞭呢?曾有领导人痛下决心表示“一定要让教师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近三十年过去了,在社会的关注下,乡村教师境遇有了一些改善,但根本无人“羡慕”。我在很多地方询问过,有没有官员的配偶与子女担任乡村教师。对我问这样的问题,人们都感到奇怪,我的想法是:如果一种职业令人羡慕,那一定有“近水楼台”者捷足先登。
  
  作为基础教育的守望者,乡村教师的生存境遇,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寒门学子前进的道路。一个旨在“培养人,就是培养他对未来的希望”的社会,应该进行及时、有效的“制度补血”,健全乡村教师的社会支持,让他们的人生有更多的光亮。
  
  
  由于农村教师工资待遇低下、职称评定上处于劣势、荣誉体系处于末端,一些优秀人才在小工与教师的选择中,却放弃人民教师那令人羡慕的职业,“当教师不如当小工”给我国教育部门一记耳光,是到了他们该深刻反思的时候了。
  
  教师“下不来,留不住”是困扰农村教育已久的问题,处于社会底层的学生只能接受劣质的教育,在“知识改变命运”和“教育蕴藏财富”的时代背景下,这种分层化的教育无疑是对社会公正的严峻挑战。
  公众对于那些不愿在农村身教的大学生及年轻教师只是一味指责,其实,如果换位思考便会更加理解他们的选择。在当前国情下,让大学毕业生及年轻教师选择农村基层,决不仅仅是一次单纯的职业选择,其中还包含着牵涉到他们自身乃至其家庭的诸多因素,恋爱、结婚、生子、子女教育、赡养老人等方面的现实问题都难以解决。只靠道德支撑无法促进年轻优秀人才到农村基层工作,只有从政策上支持,逐步优化大学生基层就业的环境和条件,提供一系列的社会保障与服务,才能将众多的毕业生从就业压力大的大城市,疏导至求才若渴的广阔农村。笔者认为,这才是促进师资力量均衡发展,大力发展农村教育的有效途径。
  由此看来,相关部门要做的工作还很多,此目标也非一朝一夕得以实现,可是生命不能重来,教育不能等待。强化物质激励、提升社会认同,只有让乡村教师的劳动更有价值,只有让乡村教师过上更加有安全感、有尊严感的生活,才会吸引更多人投身乡村教育事业。只有将制度护佑和人文关怀结合起来,乡村教师悲苦的人生,才会变得温暖起来。
  农村教育师资在数量、质量和结构方面的短板,说到底是城乡二元化的结构痼疾在教育领域的投影。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导致的“当教师不如当小工”背后,是农村教师职业光环的黯淡,更是对学生受教育权利和社会公平正义的侵蚀。
  让农村学校有好的师资,关键的是要提高农村教师的待遇,包括工资待遇、职称评定、荣誉等。其实,提高农村老师待遇并不是一件难事情,这些完全可以在政府掌控的范围之内。不必让农村老师的待遇叫人眼红,只要和城里的老师打个平手,相信农村教育会吸引更多年富力强的优秀老师。
  
  农村老师为什么会受到这样不公平的待遇?也许是沿袭的历史问题。深化教育改革是时候了,可以说农村教育面临生死存亡的边缘,不及时采取措施,将达到崩溃的地步。全国农村义务教育阶段一亿多在校生的未来,取决于620万农村教师的职业素养。许多乡村教师的生存窘境,公众从电视节目中有所了解。现在到了下决心提高他们待遇的时候了。事实上,早在2003年9月,国务院就作出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教育工作的决定》,中央财政和国债资金加大了对农村教育的支持力度,主要用于保证中西部农村教师工资发放、中小学危房改造、中小学现代远程教育工程试点和资助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然而,10年过去了,由于一些地方在执行上出现了偏差,许多乡村教师的工资待遇,未能从根本上得到改观。
  据悉,教育部宣布对连片特困地区教师给予生活补助,“未来乡村教师收入将超过城市教师”。多年来,这是第一次看到目标这么明确的表示,态度前所未有的坚决。
  提高乡村教师工资待遇,除了国家补助资金支持之外,地方政府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次教育部提出“对连片特困地区教师给予生活补助”,如果地方政府不进行积极呼应和良性互动,“未来乡村教师收入将超过城市教师”的美好愿景,恐怕又会成为画饼。
  因此,地方政府不能以经济贫困为由,对教师恶劣的生活环境袖手旁观,一味地去“等靠要”,乞求国家救济和社会资助。经济贫困虽然是事实,但并非是“穷教育苦教师”的借口。如果地方政府把义务教育放在十分重要位置,哪怕经济再困难,也会有解决的办法。比如,少建一些楼堂馆所,多压缩一些“三公消费”支出,等等。特别是,提高乡村教师工资待遇,不能作为一句口号,刷在墙上,挂在口中,要落实到增加教育投入的具体行动中去。我们不奢求乡村教师工资真的能够超过城市教师,至少,要保证乡村教师的工资,能够达到城市教师的平均水平。
  在构建社会公平正义的公共语境下,农村“当教师不如当小工”所彰显的农村师资艰辛处境,是如此扎眼。按照罗尔斯在《正义论》中提到的补偿原则,“为了平等地对待所有人,提供真正的同等的机会,社会必须更多地注意那些天赋较低和出生于较不利的社会地位的人们。”这种对弱势群体进行倾斜扶持的原则,无疑是对社会领域因“马太效应”所造成的正义偏失进行矫正。
  以更符合社会公平正义原则的方式提供更加优质的公共服务,是公共部门的职责所在。无论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的“大力促进教育公平”“统筹城乡义务教育资源均衡配置”,还是2014年刚发布的《关于全面深化农村改革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的若干意见》提到的“加快改善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适当提高农村义务教育生均公用经费标准”,无疑都是对“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之承诺的践行。由此,“当教师不如当小工”的难题唯有寄望于制度才能彻底破解,突破农村教育永续发展的瓶颈只有在促进公共资源均衡配置的公平正义语境下才能实现。
  
  “乡村教师的收入将超过城市教师”,的确是目前可行的最彻底解决方法了。缩小城乡教育差距,让农村娃在家门口享受高质量的教育,就必须扭转“当教师不如当小工”是状况,让乡村教师过上更体面的生活。首先,加快农村学校教师流转房建设,让广大扎根农村教育的教师都有自己的住房,以保障他们享有尊严的生活。其次,对农村学校,尤其是村小教师发放特殊岗位津贴,直接提高的他们的收入,甚至应当让农村教师工资标准高于城市教师工资标准。再者,在教师职称评定方面,应当向农村学校倾向,而不是集中在城镇的优质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