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免费革不了教育的命

2014/6/19 14:03:50      点击:

[圆桌嘉宾]

91外教网C E O龚海燕 决胜网C E O戴政

英语流利说C E O王翌 一加投资董事合伙人薛浩

搜狐教育研究院分析师李莹

在线教育“免费战”愈加胶着。

继Y Y“100教育”高举托福免费的大旗争夺用户以后,新东方近日也通过新东方在线以免费的形式还击。南都记者采访了解到,免费的背后依然是名师资源的较量,把线下面授搬到线上难言真正的差异化竞争。

一加投资董事合伙人薛浩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线教育的出路在于把传统的“教”转为“学”,借助互联网的大数据运用,为用户提供个性化的学习方案。

Y Y免费易增值难

南都:怎么看Y Y“100教育”的免费策略?新东方积极“应战”是否意味着传统教育受到了冲击?

龚海燕:YY就是用免费做噱头,相比在百度花高价买关键字招收学员,免费下的口碑传播为它一下子带来了很高的人气,其中部分对价格不敏感的用户,以后会消费它的其他服务,这也是互联网企业普遍的运作手法。Y Y作为一个后来者以此挑战新东方,是一种不错的商业思路。

王翌:互联网企业切入教育市场本身是好事,新的玩法促进整个行业,用户在这个过程中也有实惠。具体到100教育的免费,我觉得首先是个营销策略,经过一段时间的炒作后,最终会找到愿意付费的用户。这种模式会有一定的存活空间,但能否走远还要看Y Y后续有什么招数。在线教育有机会比线下做得更好,新东方也许未来会很有危机感。

薛浩:YY这一招让在线教育又火了一把,不过我不觉得它给传统教育带来真正的革新。分析100教育的模式,还是得靠优秀的老师吸引学生,因为如果没有好的老师,光免费其实没多大意义,这点跟传统教育没有本质区别。而拼师资、拼经验,不见得比新东方、好未来有多少优势。毕竟新东方那么多年积累,我不太相信一个互联网模式就能颠覆。现在为YY叫好的基本上都是互联网企业,而教育人士大多持观望态度。说到底,Y Y只是加了个电商的概念,给用户多一种选择,谈不上有什么竞争力。

李莹:现阶段免费就是作为获取用户的入口,像淘宝同学,所有课程都有免费试听,Y Y这一招并不新鲜。短期内不会对传统教育有很大的影响,Y Y现在的师资基本从线下来,如何让老师脱离机构到平台上讲课,还要进一步探索。

南都:从用户需求来看,免费的吸引力有多大?免费过后还可以有哪些筹码?

龚海燕:要是免费+顶级名师肯定有吸引力,但也要看用户的时间安排,如果只是有计划出国,并不急着考雅思托福,那可能会冲着免费去体验一下;而如果时间很紧,马上就得考试,那用户说不定会担心免费的课程没有质量保证,宁可保守一点选回传统教育机构。毕竟教育产品跟一般商品不同,除了金钱,还要考虑时间成本。

薛浩:现在网上的免费资源太多了,在用户眼里收费是有保障的,免费反而觉得没保障。我看100教育上线这么长时间预约课程的人并不算多,改变用户习惯还是需要时间的。实际上,教育和电商还是不太一样,学习得大量耗费时间和精力,学生宁可多花钱也不愿走弯路。

另外,能否把握优质师资是Y Y得考虑的问题。从老师的角度看,线下讲课可以一套内容反复讲,而放到网上以后就会大规模传播,老师得不断更新课件,压力陡增。事实上,传统教育的老师比较保守,他们会考虑,我的课件放到网上会不会就贬值了呢?线上和线下的行为逻辑是不一样的,在线模式得有清晰的模式保证老师的收入。

戴政:免费是吸引力之一,但不是决定性因素,毕竟应试学习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它是强目的,用户最后看的还是效果。实际上Y Y本来切入教育是作为平台提供商,解决流量分发的问题,现在切入内容提供商,就得自己养老师,对课程结果负责,某种程度上讲这种转变也有一定风险。我觉得Y Y现在平台和内容两个方向都走得不够彻底,接下来需要思考两块怎么结合,既做好平台,又能控制好内容,这样才能真正吸引消费者。

李莹:Y Y不可能一直烧钱,长远的问题是如何保证用户的持续性。当然,普通课程免费、核心课程付费也可以做,但这不是大家希望的在线教育模式,互联网思维应该是给免费找到另外的付费承担者。

免费之外O 2O

南都:抛开免费的模式,目前在线教育更多是把授课从线下搬到线上,产品模式还有其他差异化吗?

王翌:单纯卖老师时间从某种程度上是舍本逐末,因为语言作为一门技能最终回归到练习上,英语流利说卖的就是自主学习的体验。如果在线教育给用户的产品和服务价值,具有很大的不可替代性,那么未来是很有机会的。

薛浩:我看好把人工智能和教育结合,也就是基于互联网的运算及大量的数据分析,为学生提供个性化的学习方案。想想看,我们现在所有的教育都是老师教、学生听,无论线上还是线下,对于学生自己该怎么学,大部分教育机构都没有关注到,而其实教育最重要的是自我内化。

我观察K 12领域已经有企业往这方面发展,他们用一套系统把用户的学习行为进行记录、分析,然后每天给用户提供一个解决方案。这实际上就像搜索引擎,学生不知道怎么学,就用这个工具找到引导的方法。它解决的是目前线下教育无法解决的因材施教的问题,因此用户的依赖性非常强。我认为这种模式才真正具有颠覆性,在线教育一定是往这个方向发展。

龚海燕:我也认同个性化在线教育的一个方向,以梯子网为例,针对以往学生题海战术的低效,他们把每道题加标签,分析学生薄弱环节在哪,然后对症下药推荐适合的题。但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题库的建设梯子网是花了巨资的,也就是说这类网站门槛很高,国内现在还是起步阶段。

李莹:以大数据切入个性化教育服务的企业很多,这是一种重投入的模式。企业要么自己做内容,要么与第三方合作,但问题是根本没有权威的题库,题海茫茫,企业如果做得不到位、不全面,就会影响用户体验。

戴政:我觉得未来教育应该是O 2O模式———教育受结果的控制,脱离不了线下,而线上可以基于大数据匹配的测评、推荐,获取前端用户。总之,两者应该紧密结合,互联网取代不了传统教育,更多是作为一种补充。

外来和尚难念经?

南都:国内在线教育的发展也吸引了海外同行的关注,像全球拥有10万用户的德国在线教育平台O penH PI最近上线中国版。模式上有哪些可借鉴的?

戴政:国外教育平台进来是件好事,能对国内市场起到促进作用。但他们要了解中国教育恐怕有点难度。事实上中国的在线教育其实跟国外是同步发展的,国外不像中国有那么多教育的细分市场,很多其实就是把线下搬到线上,我觉得理念、技术可以学习,但商业运营和模型设计方面,还是要走好自己的路。

李莹:国内外的教育情况和付费习惯差异很大,在国外做得好的不一定在国内也能行得通,像韩国的m agastudy,在当地拥有绝对数量的市场份额,一来到中国就水土不服。

王翌:国内的在线教育市场很大,大家都想来分蛋糕,我们也可以趁此机会更好地借鉴国外的在线教育产品经验。市场才刚开始,谈竞争为时尚早,国外互联网公司在国内没有成功的先例,我想国内的团队比国外更了解用户。